訪問主要內容
委內瑞拉危機

俄國質疑安理會 既討論委內瑞拉危機 為何放過黃背心

黃背心26日發起第十一波抗議行動,圖為在巴黎抗議的黃背心,總共四千人左右。
黃背心26日發起第十一波抗議行動,圖為在巴黎抗議的黃背心,總共四千人左右。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9 分鐘

委內瑞拉危機深重,美國國務卿蓬皮奧在聯合國呼籲支持反對黨領袖瓜伊多之際,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啟示:既可以談委內瑞拉危機,為何不可以在安理會也來討論討論法國的黃背心運動?此言讓法國氣憤。

廣告

常駐聯合國的俄國大使瓦西里•涅邊賈周六向德國大使克里斯托夫·赫斯根發出上述質疑後,後者回答安理會討論委內瑞拉事務不僅僅是美國提出,而且有秘魯跟多米尼克兩個安理會非常任國聯署。他解釋:委內瑞拉危機對地區和平存在潛在的威脅,安理會討論理所當然,這是預防性外交。

俄羅斯大使涅邊賈反譏:“預防性外交,太美好了!...”他擡高聲調質問:“假如俄羅斯要求在安理會討論法國的安全問題,今天又有數萬名黃背心湧入法國大街小巷,您作何感想?”不過,這位大使隨即補充,“我向法國大使安妮·古根保證,俄羅斯沒有向安理會提交討論法國安全問題的打算”。他接著說,“俄羅斯所要的是尊重一個合法政權,不要干涉一國的內部事務,外部不要向委內瑞拉提供解決辦法,而應該幫助委內瑞拉人民自己和平解決問題”。

俄羅斯大使的這番話語讓在場的安理會成員國大使很驚詫,德國大使遺憾地表示,俄羅斯大使沒有回答他之前提出的有關委內瑞拉當局違反人權的問題。

德國大使說,俄羅斯想討論法國22000名示威者,但不要討論330萬逃離本國的委內瑞拉人道危機。

俄羅斯大使的話語引起回聲,稍晚些時候,委內瑞拉外交部長也對法國發出質疑,他說,在法國,黃背心在這個星期六發起了第11波行動,超過20000示威者要求馬克龍總統改善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條件。

這位大使質疑,“法國憑什麼向我們發出限期八天重新選舉的最後通牒?”“馬克龍與其大談委內瑞拉事務,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解決本國黃背心的問題”“管好你們自己的事吧!”

法國自然對俄羅斯把黃背心與委內瑞拉危機拉在一起比較很不滿,但並沒有在安理會公開表達意見。

稍晚些時候,一位匿名的法國外交官在會後表示,俄羅斯和委內瑞拉有關法國黃背心的提法“嚴重脫題”,“很過分!”他表示:“委內瑞拉正經歷着政治危機,人道危機以及空前的侵犯人權的事件。300萬人越過邊境逃亡,對地區安全和穩定已經造成重大衝擊”。,

這位外交官表示,把黃背心拿來做比較完全不適合,嚴重偏題。法國的選舉是民主的,我們處理自己的事務完全是遵守法治國家的規則和對話程序進行的。

星期六,法國、德國、西班牙向委內瑞拉發出最後通牒,要求該國總統馬德里在八日內宣布重新舉行大選,否則將正式承認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為代總統,英國也於同日向委內瑞拉發出同樣內容的最後通牒。周六稍早些時候,俄羅斯與中國聯手,阻擋安理會通過一項美國起草的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宣言。

星期六,根據法國內政部統計,69000萬黃背心再次示威遊行,其中在巴黎有4000人,如同前幾次,遊行過程也出現了一些事故,警方傳喚了一些肇事者。

在巴黎如同在法國其他地區,黃背心領袖人物當晚呼籲人們參加持續數日的“黃背心之夜”,法國當局幾日來在全國各地發起了一場大辯論,希望收集各方意見、最終得以平緩社會不滿。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