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周刊

中國新一代告別鄉愁,逆向春運折射變貌

音頻 03:29
中國新一代告別鄉愁,逆向春運折射變貌
中國新一代告別鄉愁,逆向春運折射變貌 亞洲周刊
9 分鐘

香港“亞洲周刊”第六期的封面專題是:中國新一代告別鄉愁,逆向春運折射變貌。二零一九年,中國的春運模式已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體春運總人次將有三十億人次左右,較巔峰期少了約六億人次,家鄉的父母帶着留守的孫子到城裡與兒女團聚過年的「逆向春運」、農民工選擇留城過年不回家鄉,以及民眾外出旅遊,成為今年春運的熱門選擇,顛覆傳統的春運模式,折射中國社會的變貌。城市人口的躍升,使傳統倫理價值、過節模式面臨挑戰,也代表中國城鄉格局變局的到來。

廣告

還有什麼原因導致春運人次減少?

春運人次減少六億人次背後,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二零零八年以後中國產業鏈遷移,成衣、鞋廠以至富士康式的電子生產,許多都由東南沿岸搬到中部和西部地區,讓他們可以更方便回鄉,減少轉車次數,不很要等到春節才回鄉與家人團聚,四川、湖南、河南這些省份是傳統的民工輸出大省,但如今不少民工都在本省消化。

過去在春運期間猖獗的黃牛黨,今年的情況怎樣?

從二零一零年鐵道部第一次試運行火車票實名制到今天,通過種種「反黃牛」措施,表面上黃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今天黃牛依然能夠通過高科技方法或者程式漏洞將光顧他們的客戶帶上列車。黃牛會在高速網絡下使用搶票軟件,一旦有人退票或者系統放票,他們就能迅速得手。

今年春運還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改變嗎?

春節前,約三十萬的摩托車大軍從珠三角出發,開始他們的返鄉旅程,他們騎行距離短的一兩百公里,遠的需要上千公里,通往廣西、湖南、江西、貴州、雲南、四川等地。不過,根據亞洲週刊近年來的觀察,摩托車大軍的人數逐年下降,從兩年前的約四十萬降到今年的近三十萬,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近年買車開車人數上升,以致騎摩托車車人數下降。而不少大城市禁止摩托車也導致摩托車使用者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