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甘肅鎮遠圖書館焚書 中國讀書人害怕

音頻 05:00
甘肅鎮遠圖書館銷毀圖書引發譴責
甘肅鎮遠圖書館銷毀圖書引發譴責 網絡照片
作者: 安德烈

中國甘肅鎮遠縣圖書館“銷毀”“含有傾向性的文章書籍”引發震撼,許多人把它同中國歷史上發生的兩起恐怖事件聯繫起來,一則是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一則是毛澤東發動的文革,文革燒書禁書,視教書人為“臭老九”,迫害成千上萬的讀書人。

廣告

10月23日發表的題為“鎮遠縣圖書館組織開展館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和集中銷毀活動”官方宣傳報道稱,“為充分發揮圖書館在社會主流意識形態傳播的主陣地作用,近期,鎮遠縣圖書館組織對館藏資源中社會捐贈的非法出版物、宗教類出版物、特別是含有傾向性的文章書籍、圖片書刊和影像資料等內容進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銷毀”。鎮遠圖書館還把燒書活動提升到“強化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的政治高度。鎮原縣圖書館的這一官宣報道,目前已在官網刪除。

為什麼社會捐贈出版物出了問題,為什麼宗教出版物要銷毀,什麼叫做“含有傾向性的文章書籍”?該館雖然沒有任何解釋,但該館把燒毀書籍與符合不符合“兩個維護”聯繫起來。“兩個維護”是什麼呢?按照中共高層的解釋,兩個維護的核心意思就是維護習近平主席本人。但是,這些書籍裡面到底有哪些內容不太維護習近平呢?沒有任何解釋。該圖書館工作人員接受採訪時含含糊糊說不清楚,只是說銷毀的是一批“價值不高的、借閱量比較少”的書籍,什麼叫做“價值不高”?判斷標準又是什麼,沒有任何具體的解釋。

消息一出,引起中國輿論震蕩。『新京報』發表題為『圖書館‘焚書’,要經得起文明和法律審視』評論,指用這種焚燒的方式處理非法出版物,“恐怕也超出了社會所能夠接受的範疇,它傳遞出的更多是粗暴的觀感,而不是對文明的維護”,同時質疑:“宗教類出版物,什麼時候成了必須‘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銷毀’的書籍”,更批評這種做法也違反了中國自己的『宗教管理條例》及『出版管理條例』,目前,發表或轉發該文的中國網站已被“404”,“頁面已不存在”。

著名作家章詒和在朋友圈質疑此事:“以清查為名,以文件為準,以學校為始,全國範圍‘焚書’,事關中國文化命脈,必須由全國人大舉手錶決通過。請問這是誰批準的?誰簽的字?”

北京學者榮劍評論:“焚書開始了,坑儒還遠嗎?”但有人指出,“坑儒早就開始了,劉曉波不是作家嗎?還有那麼多良心教授被下課沒看到?賀衛方怎麼不見蹤影了?專制就有其專制的特色,歷來都是這樣,要不也就不是專制了。”

文革後期毛澤東發起“批林批孔”,他讚揚秦始皇焚書坑儒猶嫌不足的一段話很流行:“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毛曾經回憶過1918年在北大圖書館做圖書館助理員的事,他的一項工作是登記來圖書館讀報的人的姓名,來圖書館的許多是新文化運動的頭面人物,毛十分仰慕,仰慕的同時也積下了憎恨知識分子的病根。

著名歷史學家余英時2017年12月11日在自由亞洲刊載的『習近平焚書坑儒』訪談中指出:“這個新的坑儒,新的焚書,毛澤東己經超過它了。他覺得秦始皇不行,只坑了四百多人,燒書也沒有燒光,他比他厲害的多。沒想到毛澤東死了以後幾十年又來了一個新的焚書坑儒的秦始皇,現代的秦始皇--習近平。習近平現在在焚書與坑儒兩方面都比毛澤東厲害得多。他的言論的控制自從他上台以後連胡錦濤時代、江澤明時代的那一點點言論自由都沒有了,也沒有人敢說不同的話了。那時候還可以說一點不同的話,說完了,聽到了黨不高興你,但還不能馬上就抓你。現在是利用各種新的法,只要我聽不慣就把你抓起來關起來。所以維權律師一直很倒黴,一直是被關的對象,但不止是維權律師,任何人只要對政府提出批評或者二三個人在一塊,甚至於在屋裡談話,根本沒有出屋,也就可以被關起來判刑。

余英時還特別提到中共要求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把他們的學術刊物『中國季刊』上涉及西藏、台灣、天安門六四的都得撤掉。“焚書坑儒不但延伸到外國,也延伸至學術界。這是連毛澤東都還沒做到的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