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殺了伊朗將軍 世界在顫抖

音頻 05:00
無數伊朗人周六在德黑蘭哭悼伊朗革命衛隊將軍卡西姆-蘇萊曼尼
無數伊朗人周六在德黑蘭哭悼伊朗革命衛隊將軍卡西姆-蘇萊曼尼 Nazanin Tabatabaee/WANA (West Asia News Agency) via REUTERS ATTE
作者: 安德烈

特朗普下令殺死伊朗革命衛隊將軍卡西姆-蘇萊曼尼事件繼續是法國輿論關注的話題。如果說解放報譏諷全球第一強國把這架馬車交給一個不負責任的人駕馭,世界上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足為怪的話,比利牛斯報則認為消滅蘇萊曼尼可視作特朗普向血腥的毛拉集團開火,但夏朗德日報則指出,特朗普下令擊殺伊朗將軍,他的手臂沒有發抖,世界卻在為一場可能超越中東的戰爭前景發抖。

廣告

解放報寫道,人們可以理解特朗普政府的怒火,在蘇萊曼尼將軍指揮下,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攻打了美國駐伊拉克使館。但是,戰略如同棋術,必須預見未來的幾步。蘇萊曼尼將軍之死,已經把支持和反對伊朗體制的雙方團結在一面憤怒的旗幟之下,由此創造了一個民族團結的局面,並強化了該國最激進的力量。該報社評認為,儘管伊朗軍事實力無法與美國相比,這一事件迫使伊朗採取相當可觀的報復。該報認為,中東局勢可怖升級的原因只有一個 特朗普撕毀了美歐中與伊朗達成的『伊核協議』,從那以後,火越燒越大,世界就是如此,當你把世界第一超強美國這輛馬車的韁繩交到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手上。

山區報認為,特朗普這位當年的紐約房商,當時不是譴責他的前任奧巴馬發動對伊戰爭只不過為了填滿自己的票箱嗎?至少,這一事件起到了暫時忘記令特朗普氣惱的彈劾審判,蘇萊曼尼是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什葉派軸心的打造者,絕不是兒童合唱團的成員,可是特朗普此舉使蘇萊曼尼成為烈士,也使德黑蘭指美國為“大撒旦”變成民眾的判決。這一事件還在於此舉更有助於讓波斯頭目拉緊控制人民的韁繩。美國的戰略在於終結伊朗的核武野心,但在他自己率先破壞了伊核協定後,現在帶來的只是不負責任的危險升級。混沌從來無助於人類。

比利牛斯共和報立場則完全不同,該報社評寫到,瞄準這位將軍,特朗普是在攻擊什葉派恐怖主義,打擊的是血腥奪取阿勒頗的勝利者,特朗普做得不錯! 這位將軍,我們看到他出現在敘利亞、黎巴嫩、也門、伊拉克,我們看見他在阿勒頗的廢墟上歡慶勝利,如果沒有他的革命衛隊援助敘利亞的阿薩德,阿薩德不會奪取阿勒頗,也是他,不斷地強化了伊朗對伊拉克的影響力,特彆強化了伊拉克的什葉派親伊朗民兵,他們本周攻擊過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如此,消滅蘇萊曼尼可視為特朗普在向血腥的毛拉獨裁集團開火,這個神學官僚集團正在拿自己的餘生豪賭。如果毛拉政權消失,誰又會為此可惜呢?

阿爾薩斯最新消息報認為,粉碎最強大的什葉派領導人之一,特朗普向世界在新年伊始發出了不安全的祝賀。蘇萊曼尼的終結在地球引起更多的是不安,而不是解放的喜悅。中國甚至都表示不安,呼籲伊朗政權克制。絕不能把蘇萊曼尼劃入詩人的行列,但他的消失反而迫使伊朗為挽救自己的政治生存而啟動報復進程。這個已經快走到頭的政權現在有機會以戰爭姿態對抗美國,以免讓這一羞辱削弱已經快要走到盡頭的政體。

北方之聲報寫到,誰可以想象,在遭受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創傷後,今天會有成千上萬美國士兵重新被派去中東戰場?誰能接受每天都有蓋着星條旗的棺材從中東運回美國?在距離大選還有11個月的時候,特朗普首先想的是再次當選的問題,誰又能預見,俄羅斯和中國不斷作出的反應,他們剛剛與伊朗舉行的海上軍事演習,他們將是第一批點燃火苗的國家。西南報寫到,特朗普可能以為,伊朗的報復不會直接損害美國利益。但是,他剛剛刺激了伊朗民族主義,由此打開了潘多拉的匣子。

夏朗德日報寫到,三個月前,特朗普解釋撤出敘利亞的理由是終結美國在中東沒完沒了的存在,三個月以來,特朗普有一個固定的想法,打擊伊朗政體,首先撕毀伊核協定,然後讓伊朗經濟窒息,從昨天起,炸爛伊朗將軍的頭顱。蘇萊曼尼和伊拉克原以為這不可能發生,特朗普做了,他的手沒有發抖。現在是世界在為一場可能超越中東地區的戰爭顫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