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台北一周

兩岸政府能對國際伸援手卻讓滯鄂台胞千里奔波?

音頻 06:05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2020年3月30日視察桃源生產不織布濾材大廠敏成公司。敏成公司主要生產外科手術用口罩。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2020年3月30日視察桃源生產不織布濾材大廠敏成公司。敏成公司主要生產外科手術用口罩。 REUTERS - ANN WANG
22 分鐘

台灣總統蔡英文昨天在總統府記者會上表示,「台灣防疫的下一步是要打國際杯」,將與其他國家「區域聯防」。她說,基於人道考慮,台灣將積極和各國加強防疫合作,並將捐贈一千萬片口罩支持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

廣告

四月一日,台灣總統蔡英文主持有關對抗新冠肺炎的記者會。她說,前階段台灣組好「國家隊」,這個階段「要打國際杯」,要和其他國家一同區域聯防,全面對抗疫情。台灣將捐贈一千萬片口罩支持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未來還會看產能,給予國際社會更多支持。

台灣的這場「國際杯」要怎麼打法呢?台灣外交部說,第一波要捐贈口罩,美國兩百萬片,歐洲七百萬片,台灣的邦交國一百萬片。其中美國的兩百萬片,是要協助強化美國第一線醫療人員的防護措施,另外將提供美國迫切需求的口罩每周十萬片;至於歐洲的七百萬片將捐給十一個國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盧森堡、捷克、波蘭、英國和瑞士。未來台灣也將和歐盟或個別歐洲國家咨商,建立互惠的防疫合作。

 

另外,台灣也將捐給邦交國熱像體溫顯示儀84台,和一批額溫槍,第一波將先提供給受創比較嚴重的邦交國。

蔡英文表示,台灣已從過去的口罩進口國,轉變成全球第二大的口罩生產國,可以充分供應國內的需求;但國際疫情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控制,整體疫情就永遠不會結束,台灣依然身處險境,國際社會的各個成員,必須集結力量、共同克服挑戰。

除了口罩、熱像儀、額溫槍之外,台灣還將在藥物和技術方面向國際社會提供協助,在藥物方面,有些國家認為奎寧有助於輕症患者的治療,台灣官方已經請廠商提高奎寧產量,對有需要的國家給予適當的支持。在技術上,台灣計畫分享目前利用大數據分析的「電子檢疫系統」,讓有需要的國家可以準確追蹤確診民眾的接觸史,進行有效的疫情調查,防止疫情擴散。

蔡英文還透露,現在不論是快篩、疫苗及藥品研發、防疫物資的超前部署,都有非常多國家想跟台灣合作,目前台灣跟美國、歐盟、捷克正在共商防疫策略,分享研究成果;跟澳洲、美國,也正在進行防疫物資的合作交換。

針對台灣將捐贈歐美及友邦口罩,引起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注意,她響應表示,美國疫情嚴峻,台灣願意提供幫助,大家都樂見其成。但如果「島內個別人想就疫情搞政治操弄」,就得「自省自重」。

她在記者會上語帶嘲諷地說,「我好像記得,在中國疫情剛剛發生的時候,台灣當局是不是有人發布公告說,不允許口罩出口」。

另外,兩岸之間最近最敏感的話題就是,台灣積極想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事。日本媒體日前有一則報導說,中方正在研究,同意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對於這則報導,中共駐日本大使館和國台辦已經都否認了。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2日公開表示,關於世界衛生大會涉台問題,中共駐日使館發言人已經嚴正駁斥假消息,她要重申的是,在世界衛生組織涉台問題上,必須在「一個中國」原則下處理。

另外,本周兩岸間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一就是從上海浦東機場起飛的所謂「類包機」。「類包機」真是名副其實,把從千里之外趕往上海搭乘的湖北台胞給「累」壞了!

大家都記得,之前為了接回滯留湖北的台胞,兩岸已經透過協商,飛了兩架包機,共接回三百多人。但其間的延宕和缺乏共識,徹底折騰滯留的台胞,已經成為歷史笑話。3月25日湖北解封,本以為第三架、第四架包機可以陸續從武漢起飛。沒想到台灣想出了29日、30日晚上包機從上海起飛的點子。

臨時接獲消息後,湖北各地台胞,從3月28日上午起,搭乘地方台辦安排的包車,或自行包車,或搭乘省際客運,紛紛趕往上海。從湖北到上海車程,都在1000公里左右,車行時間至少12小時。那幾天華中、華東天氣不穩定,沿路不時下暴雨,入夜後部分路段路面結冰,讓這些滯留湖北台胞的回家路充滿艱辛。

為什麼不能從湖北搭飛機或高鐵到上海呢?因為,湖北省襄陽、恩施等地的機場廿九日零時才恢復國內部分客運航班,而高鐵運輸在中斷六十五天後,開往上海的高鐵只有寥寥幾班,車票早已賣完。所以公路交通是這些返鄉台胞唯一的選擇。

一位陳先生,太太跟小孩困在湖北荊門,一直到廿八日凌晨兩點多,陳先生還在台北家中到處打電話到大陸,安排太太跟孩子的交通問題。湖北荊門到浦東機場約一千公里,但大陸當時規定夜間不能行車,而海基會要求要搭機的人必須在廿九日下午四時前抵達浦東機場。

陳先生心急如焚,他質問,要到哪裡找到願意開一千公里路程到上海,再空車開回荊門的司機呢?還有,他也擔心「會不會到了上海根本進不了機場,就直接被抓去隔離了?」

另一家的陳太太28日上午六時從湖北漢川出發,帶着十五歲、三歲女兒,與另一個家庭共六人,搭十二個小時的包車前往上海,雖然在傍晚六七點順利進入上海,但要入住酒店時被拒絕,因為「上海酒店只接受健康碼,不接受湖北省人工開出的健康證明,所以六個老老小小隻好在車上待了一晚,29日再前往浦東機場。」後面有些台胞,聽到前面已經先抵達上海的同胞沒辦法進住飯店,很多人乾脆直接開到浦東機場熬一整夜,再熬到29日下午的集合時間。

好不容易經過千里折騰,兩架「類包機」終於順利回到台灣,一共接回367人,原本兩架訂位爆滿,總容量是440人。換句話說,至少有七十幾人沒有辦法順利抵達浦東機場,不得不放棄這次返鄉的機會。但還有五百多名台胞仍滯留在湖北,下一架包機或是類包機何時起飛,到截稿為止台灣官方沒有任何消息。而搭乘這兩架很累的「累包機」回台的台胞,目前全部被集中檢疫十四天,現在還沒有回到家裡。

沒有人知道台灣官方為什麼要讓湖北台胞前往上海搭飛機,大陸曾多次公開表達,可以比照之前的武漢包機,由東方航空和華航各派兩架,共四架,從武漢天河機場起飛,兩個多小時就到桃園機場了,但台灣官方顯然不感興趣。

到昨天為止,新冠肺炎對全球衝擊愈來愈大,當全球逐漸走向合作對抗疫情,大陸和台灣政府也都開始對歐美國家伸出援手,而兩岸之間卻連撤離滯留湖北台胞的包機怎麼飛都談不攏,搞到必須捨近求遠,讓人民千里奔波,這難道不值得兩岸政府深刻檢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