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法國專家談如何避免新冠危機引發糧食危機

南非約翰內斯堡超市大量購物的市民
南非約翰內斯堡超市大量購物的市民 REUTERS/Siphiwe Sibeko

過去幾周以來,幾乎在世界各地都能觀察到這一狀況:新冠病毒在全球的大流行增添了人們對食物短缺的擔心。無論是在法國、中國、美國,還是許多非洲國家的首都,超市裡人們在大量採購,希望盡量多地儲備,儘管供應充足,完全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導致這一狀況的原因,除了有人們的恐慌心理、求助於“手裡有糧,心裡不慌”之外,也的確存在疫情導致物流供應困難、人員流動受限引發人工短缺、以及一些糧食出口國表達出限制出口意向等。 

廣告

正是出於對所有這些因素的擔憂,三大國際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罕見在上周均發出警告,呼籲警惕疫情下全球糧食危機的風險。如何預防出現這一風險?怎樣才能確保小麥、大米等糧食出口國保持其出口水平?法國糧農問題專家、著有《人道供應》、《零饑餓》等多部著作的布魯諾 帕爾芒捷(Bruno Parmentier)日前受訪本台法語“解密”欄目,本次專題我們就介紹他對這一問題的分析。

 

是否存在發生糧食短缺乃至饑荒的風險?

首先,就目前是否存在糧食短缺乃至饑荒風險的問題, 帕爾芒捷表示,三大國際性組織同時發出警告,這的確非常罕見,也非常正式,但更重要的是搞清楚其背後的問題。首先人們可以從2007年糧食危機中找尋端倪,2007年,由於糧食消費連年增長超過糧食產出,在當年出現農作物收成下降,而全球穀物存貯不足,於是乎糧食價格飛漲,相當數量的糧食出口國關上國門,停止穀物出口,如此形成惡性循環,導致穀物價格上漲三倍,此後曾有消息說全球35國出現了饑荒,一年內8千萬人受到糧食短缺影響。在兩年之後的 2009年,世界再次出現糧食收成降低,也再次出現糧食出口禁運表示,導致穀物價格再次成倍攀升。而2009年的國際糧價攀升被一些觀察指很可能是導致當年阿拉伯之春運動的背後主因,這場波及多國的運動最早始於因饑荒導致騷亂的埃及,埃及政權其後被推翻,阿拉伯之春最終走向戰亂,這一戰亂今天在利比亞和敘利亞仍舊在持續。

那具體來看全球糧食供應的現狀,一些國家糧食產量多於本身需求,一些國家糧食產出不能自給,而後者佔到相當大比例,這一狀況就導致一旦出現危機,吃糧要依賴萬里外的出口無疑就變成非常危險的事。

俄羅斯等多國有意限制糧食出口可能帶來的影響

俄羅斯稍早前透出有意限制今年5、6月份的穀物出口,在現實情況下尤其引發關注,因為俄羅斯是世界第一大小麥出口國,對此帕爾芒捷表示,的確,因為這涉及到基礎糧食的出口,如果草莓短缺,不會有大問題,但是如果是小麥或大米,則將非常嚴重。事實上,全球糧食產出大於本國所需的國家並不多,而穀物生產大國實際上是中國和印度,中國是幾乎所有穀物類產出最多的國家,無論是大米、小麥或者玉米等,但中國自己就有14億人口,因此消費了幾乎全部產出,不是糧食出口國。因此,世界糧食出口國家主要是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克蘭、西歐、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阿根廷,為數並不多。與此同時,還要考慮氣候因素,每年總會在這兒或那兒發生乾旱、龍捲風等天災,導致出口國不可能一年內都大量出口,因此最終一般會有十幾個國家能夠在保證自身供應之後保持對其他產糧不足國家的糧食供應,比如大米,出口國就是越南、泰國等為數不多的國家。而在另一方面,不能自給糧食供應的國家為數眾多,這裡有各種情形,有些國家國土面積太小而人口過多,最典型的就是埃及,埃及有1億人口,國土大部分是沙漠,境內只有一條尼羅河,可耕地面積僅占國土面積的4%,以4%的土地養活一億埃及人幾乎是不可能的。孟加拉情況類似,人口多而耕地少,而且還常年有水澇災害,因此這些國家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糧食自給;加之貧富差距,這些依賴進口的國家中,比如瑞士和日本等富裕國家,儘管糧食不能自產自足但其國民基本沒有糧食供給的問題。此外,還有一些國家選擇性不發展農業,首當其衝是產油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石油輸出國發展農業,對他們而言,投資石油和天然氣遠比發展農業來的簡單,比如阿爾及利亞,該國自獨立以來,人口翻了三番,但農業生產並沒有顯著增加,這種情形和法國正好相反,法國自阿爾及利亞獨立出去之後,農業增產翻了三番,相反阿爾及利亞在獨立50多年來的發展導致其對糧食進口的依賴程度幾乎接近於埃及。

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越南等多國有意限制糧食出口將產生何種影響呢?帕爾芒捷分析指,由於糧食儲備很少,必然導致小麥、大米、北非粗麥、玉米等主要糧食價格的上漲,最貧窮人群勢必將難以糊口,尤其是在各地為阻擊新冠疫情而限制人員流動之後,對於收入受到影響的底層人群更是雪上加霜,可能從勉強維持生計滑向更危險的境地。因此說疫情導致餓死的人或將超過感染死亡的人並不是沒有可能。

當今世界糧食儲備的狀況

那麼,對比2007年、2009年糧食危機,與糧食減產儲備不足有關的話,那麼今天世界糧食儲備的情況又如何呢?能否可能以儲備充分而減輕危機風險呢? 就此帕爾芒捷首先分析指,當今世界儲糧概念與過去已不可同語。這裡有兩個原因,首先是糧食需求大幅增加,而糧食供應僅一半是供人類食用,另一半則是提供給動物飼養,比如全球小麥產量的一半用於養豬和養雞,百分之七十的玉米產量用於小牲畜飼養。由於牲畜養殖發展迅速,超出人口增長的需求,而農業產出並沒有跟上,儘管農業的現代化在一些地區成功滿足了增長的需求,但近20年來增長步伐放緩,化肥、殺蟲劑的使用及土地產出降低等負面效應逐漸顯現,世界糧農業的發展始終無法適應需求的巨大增長,某一大穀物產區一旦發生天災就足以導致產出低於需求,目前出現這種糧食赤字的年份佔到一半,因此也就做不到增加儲備。

第二個原因,還有儲備的不再流行,人們會因感覺國際流通更加便利和高效而減少儲備,這就象今天法國的口罩貯備一樣,十年前法國有高達10億隻口罩戰略儲備,而現在下降到僅一千萬,就是認為沒必要儲備,糧食的情況也類似。 

那麼現在糧食供應是否充足呢,帕爾芒捷表示,是有足夠的糧食足以供養所有人,但有前提條件,這就是人們必須保持冷靜,不能採取非理性措施,杜絕投機囤積,人為造成短缺、擡高售價謀取暴利。他認為,由於人的恐慌和投機性,出現人為短缺不是沒有可能,但可以明確的是,目前糧食並不存在短缺,如果糧食出口國繼續以合理的價格保持出口,其他國家的糧食供應不會有問題,這也正是三大國際組織聯手發出警告的原因,呼籲各國應保持冷靜,尤其不要發出錯誤的信息。

就國家的影響力,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糧食進口國,顯然不希望國際糧價上漲,中國能否在糧價議題上施加影響力?對此帕爾芒捷表示,中國總體上糧食可以做到自給自足,最大的困難是大豆,因為中國的飼養業發展過快,嚴重依賴拉美的大豆出口,因此中國雖然是進口大國,但糧食進口並不具有涉及民生的戰略影響,對中國來說,或許石油價格下降的影響更大於糧食價格波動的影響,但這種情況很可能隨時會發生惡化,如果所有人都變得瘋狂,這就是為什麼必須要保持理智,避免在當前新冠疫情危機之上再增添糧食危機。

疫情下國際物流受限對糧食供應的影響

就新冠疫情導致多國採取關閉邊境等措施對國際物流的影響,帕爾芒捷認為影響是有一些的,比如之前法國出口中國的奶粉就在中國港口因疫情延誤入關卸貨,對於歐洲來說,內部交換頻繁,比如法國,法國出口小麥,但法廣一半的果蔬需要進口,據悉自疫情以來,每天往來於西班牙供應產區和巴黎大區果蔬集散地的卡車仍在運行。因此帕爾芒捷預測限制流動措施不會影響小麥等穀物,但果蔬供應則會下降,這是因為果蔬的採摘依賴人工,尤其是價格低廉的外國人工,在法國261萬農業從業者中,百分之八十是來自於北非及東歐的流動人工,疫情限流下貨車雖仍可通行,但人員流動被停止了。果蔬農產業和這些流動人工將會受到嚴重影響,當然也就意味着法國人今年將沒有充足的草莓、小蘆筍等春季時令果蔬,但這一局面並不會出現在穀物、土豆等供應上,穀物和土豆的種植收割都是機器化作業,因此除非出現嚴重的天災,否則穀物等基礎作物不會減產。

最後,帕爾芒捷談到此次疫情對世界糧食供應模式可能產生的改變,他說,希望更多的國家重視發展農業,將糧食供應依賴於萬里之外是極其危險的。而農業發展需要時間,至少十到十五年才能見成效,但農業是一國之本,如有條件,各國都應提高自給的能力,不能將如此重要而根本性的需求依賴於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