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台灣前駐外衛生代表盧道揚談台灣參加世衛大會必要性

音頻 11:35
世界衛生組織日內瓦總部建築圖標。
世界衛生組織日內瓦總部建築圖標。 REUTERS/Denis Balibouse/File Photo
作者: 瑞迪
30 分鐘

世界衛生組織一年一度的世界衛生大會5月18日登場。去年底在中國武漢出現的新冠病毒肺炎如今已經在全球大流行,長期被排斥在國際組織之外的台灣能否參加本次世衛大會,參與全球共同抗疫的努力今年格外引人關注,越來越多的國家支持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呼籲也使得台海兩岸圍繞這次大會激烈交鋒。得以成功控制新冠病毒疫情在境內傳播的台灣為何如此積極地要求參與世衛大會?中國與世衛組織2005年就台灣問題達成的所謂秘密諒解備忘錄是怎麼回事?曾經擔任台灣衛生福利部門駐非洲專員和台灣駐美國代表處衛生組組長的盧道楊醫生接受了本台電話採訪。

廣告

世衛大會:絕對不可以不參加

法廣: 盧道揚先生,台灣每年都在爭取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政府和民間今年尤其努力。 台灣為什麼這麼努力爭取? 台灣已經三年都沒有參加世衛大會,但這次新冠病毒抗疫成功,是不是不加入也可以呢?

盧道揚:我想,那時絕對不可以的。疫情不代表所有的公共衛生問題,疫情只是其中一個嚴重的公共衛生議題。事實上,在世界衛生組織里討論的議題非常多,大大小小:疫苗、公共衛生、慢性病、清潔、食品安全⋯⋯能想到的任何健康問題,都在裡面。不可以因為我們在一次疫情中的表現達到了我們的期待,就放棄參加這個維護國民健康的組織的重要任務。

我要點出的是,如果有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機會的話,在接下來的疫情中,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和其它國家、其它地區協調,比如出入境的檢疫標準、疫苗的發展、藥品的發展,這些都不可能由台灣一個地方、一個國家自己來做,就可以完成,一定要和全球所有夥伴們一起來做。所以,有這樣好的平台,只要它能夠打開門,台灣不用在這裡管什麼政治問題,就大家一起談一談,從技術角度切入,可以把很多事情都解決。

台灣醫療衛生體制有其獨特性

法廣:您提到藥品、疫苗的研發,如果台灣不具有世衛組織成員或觀察員身份,這對台灣在醫療領域的國際合作有什麼具體影響?

盧道揚:影響非常大!除了那些重要的協調工作沒有辦法直接與大家討論以外,所有的訊息都只能之後才獲得。最大問題也是,醫療衛生問題在任何地方都有其很高的特殊性。像台灣有原住民,有新住民,有不同的南島族群,我們的族群健康特徵是獨特的,不一樣的,我們所運用的醫療體制也是不一樣的。我們的成果,到目前為止,也是有特殊的表現,有些地方做得還不夠好,我們也需要去學習和了解。如果能和大家一起在世衛組織的平台上討論,是再好不過的事情,所以沒有道理要排除,而是更要積極地去爭取。

法廣:2009年到2016年間可以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衛大會。但2017年起不能再以這種身份參與。這是因為北京方面說“不”了,還是因為蔡英文政府上台以後認為不能再接受“中華台北”這樣的稱謂呢?

盧道揚:我想,這個問題您有點搞錯了。因為邀請這個動作永遠都是WHO(世衛組織)主動的動作,不是台灣可以申請的行為。如果幹事長這邊沒有邀請,台灣也沒有其它方法介入。

這裡一定要澄清,不管有沒有用 “Chines Taipei”,“中華台北” 這樣的名義,當時,在2017年,台灣完全沒有收到任何(邀請)信息。我們部裡面的長官當時都一直很納悶:我們沒有改變任何要求,只是說去開會,大家一起討論。沒有改國號,沒有改稱號,就是按照原來一樣的條件而已。

我覺得很納悶的是,如果它確定要用其它的政治因素作為被邀請的條件的話,為什麼不直接說出來呢?WHO那邊也沒有直接說啊。我們一直在等它的邀請啊。

中國與世衛關於台灣問題備忘錄未經成員國認證

法廣:就是說,2017年起台灣不能再參加世衛大會是因為沒有接到邀請。您覺得,這和現在網上流傳的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達成的一項諒解備忘錄有關嗎?從近日網上流傳的這份文件看,它對台灣的參與,對參與方式,參與人員級別都有非常具體的規定。

盧道揚:我相信,說這(台灣自2017年起不再作為觀察員參加世衛大會與這份諒解備忘錄)兩者之間有關係並不完全正確。因為很清楚的一點是,台灣要求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只是一種叫做“有意義的參與”,意思就是:我們不幹涉會員,也不幹涉政治稱號, 只是按照原來做法,希望有機會和大家談談就好。

關於那本備忘錄,事實上2009年就被透露出來。我們在網絡上也有看到。2007年我還在非洲擔任衛生福利署駐非洲代表的時候, 就有聽到它的存在。但是,WHO的官員與我們互動的時候,只說有這樣的諒解(備忘錄),但是不透露它的內容。意思就是說,這份備忘錄並沒有經過WHO會員的認證和同意。那我不曉得,在聯合國組織裡面,像這樣重要的行政運作,不需要會員同意嗎?難道只需要一個行政長官在那邊說:我們照這樣走就好了?這個當然有很大問題,我們需要去探討。

但是您提到的這種狀況,就是我們後來才知道的這個備忘錄,影響的是世界衛生組織與台灣互動的模式,它(世衛組織)願意在這段時間用這個模式與台灣互動,而台灣其實並不知情。而且,我一定要重申一次:這份備忘錄所提及的,關於台灣所有跟WHO的互動都要經過中國的同意的部分,我們一概不接受,不承認,而且非常沒有道理。因為,很明顯,台灣並不屬於中國。中國哪個時候管理過台灣啊?!我出國、出去玩,我的護照也不需要跟中國去申請啊。這是最簡單、最直接的例子,我很不理解為什麼要把政治議題加入其中。

法廣:您的意思是,這份所謂2005年中國與世衛組織達成的諒解備忘錄,並沒有經過大會認可同意,本身應該是一份沒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

盧道揚:應該是這樣。因為您去看WHO所有的公開文件,(這份備忘錄)沒有一次拿出來討論,經過會員認可。如果私底下,前一任幹事長願意接受處理,將它作為一個行政指導,那他會面對所有會員對他的責難。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份備忘錄到現在也還沒有拿出來給會員看。

法廣:現在網上流傳的這份所謂諒解備忘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內部文件嗎?

盧道揚:我們不清楚,我也沒有辦法去認證。您要問的是世衛組織的官員。我們所了解的是,世衛組織在與台灣互動的過程中,口頭上有提過有這樣的文件存在,但是從來也沒有給我們正式看過,說:你看,抱歉啊,我們需要這樣做⋯⋯ 沒有!我可以代表我的同仁跟大家講:從來都沒有一次正式地把它給我們看,說:很抱歉,我們需要照這樣的規矩走。以後,你們看懂了,就這樣走⋯⋯所以,這些正式的互動模式既然都沒有發生,那我們怎麼可能看到這樣的文件,然後說我們接受,就照這樣走呢?!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法廣:您感覺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議題會在下周的大會上提出討論嗎?

盧道揚:這是必然的。我們知道,WHA(世界衛生大會)會議的預定日程已經提出。WHA都是第一天開會前宣布日程時,會在1.4款時討論要不要增加議題。想必台灣是否被邀請的議題一定會經過對台灣友好的國家或會員提出來,讓大會接受。很多年來,每次都有友好國家提案,要求大會考慮讓台灣參加。這是必然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