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NGO世衛台灣:病毒無國界,世衛組織勿讓政治凌駕專業

音頻 14:47
因應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世界衛生大會5月18日在日內瓦以視訊會議方式開幕。
因應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世界衛生大會5月18日在日內瓦以視訊會議方式開幕。 UN Photo/Eskinder Debebe
作者: 瑞迪
36 分鐘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讓本應在全球抗疫努力中扮演核心角色的世界衛生組織捲入一場大國外交博弈的風口浪尖,也讓台灣爭取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尤其是世界衛生大會的努力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一方面,支持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聲音今年明顯超出了以往台灣有限的幾個邦交國的範疇,美國之外,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等國政府都對台灣的努力表達了支持;另一方面,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4月初在一次記者會上對台灣發出的公開批評不僅使得北京常年打壓台灣國際參與的努力公開化,而且也隨其在台灣社會引起的極大反彈,讓爭取參加世衛大會議題在台灣凝聚了更大的民間共識。 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台灣非政府組織世衛台灣外交協會顧問、前外交官劉仕傑先生向大家介紹圍繞世衛大會的台灣民間外交努力。

廣告

法廣:作為世衛台灣外交協會顧問,您能否首先介紹一下世衛台灣外交協會是怎樣一個組織?

劉仕傑:世衛台灣外交協會是台灣一個NGO(非政府組織),由一群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員組成。協會成員中有醫生,有護理師,也有像我這樣比較偏外交與政治人士,還有一些是在媒體或公關領域的專業人員。組成這個協會的最重要目的是希望讓全世界看到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或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重要性。

法廣:今年你們具體組織了哪些活動呢?

劉仕傑:我們最近組織了一次全球直播(論壇),與美國、與歐洲等全世界各個地方的人士,以網路的方式,向全世界宣達我們的訴求。我們也積極與世界各地的媒體接洽。前一段曾與俄羅斯以及印度的電視台連線,就是希望把我們的訊息傳播出去。 今年由於有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我們沒有去現場活動。去年,我們協會曾經派人組團,去日內瓦現場(當時是在日內瓦車站)布展,向當地居民,以及去參加世衛大會的國際政要,讓他們了解台灣要去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的訴求。

法廣:世界衛生組織是一個大國角力的場所,民間團體可以有怎樣的作為?民間外交雖然不是台灣獨有,但台灣,尤其圍繞世衛,民間外交活躍,民間外交與政府外交如何互動? 與政治更迭有否關係?

劉仕傑:世衛組織當然是一個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民間的角色就是幫助政府,把這些訴求,用其它的方式宣達。就是說,一些事情政府可能不方便做,或者政府沒有那麼多的資源和人力去做,我們就可以來做。像去年,我們就是自己籌資組團,去日內瓦布展。今年當然政府雖然花了很多心思,去傳達台灣要參加世衛組織的訴求,但還是有不足的地方。這就需要我們這樣的NGO來參與和協助,做更多的串聯,更多的訊息擴散。我想,民間與政府在這個問題上應該是一個互補、相輔相承的關係。

法廣:民間外交是否會受到台灣政壇的政黨更迭的影響?會不會在某一任政府下,活動空間更大,而在另一任政府下,活動空間相對縮小?

劉仕傑:以世衛來講,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中性的民間協力的活動。在台灣政壇,過去無論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民間都有很多人和力量願意跳進來協助推動,並不會真的因為是哪一屆政府,這樣的努力就會更大或更小。但是,也的確,民間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多少也要去配合當時政府的主軸。我們知道藍營政府和綠營政府在參與世界衛生大會議題上的確是有一些方向上的不同。這是民間團體在幫忙協助的時候需要注意的一點。

法廣:您提到民進黨和國民黨在這個問題上有些不同,具體指什麼?

劉仕傑:比如說,在馬(英九)政府時期,2009年到2016年這8年期間,台灣是有受邀去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當時是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義參加。2016年那一次比較特別。當時蔡英文剛剛當選總統。世衛大會在5月23日舉行,是在蔡英文總統就任後的第三天。所以,包括之前的前置作業送達的還是在“一中”原則下對Chinese Taipei 的邀請函,當時的台灣政府接受了這樣的邀請,派人去現場出席世衛大會。但是很顯然這個底線,現在就不太可能被接受。蔡英文政府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一中”原則⋯⋯。所以,我想,台灣國內政治中,底線在哪裡、要以什麼樣的名稱、在怎樣的原則之下,來接受這樣的invitation(邀請),不同政黨會有不同的做法。

法廣:台灣從政府到民間推動參與世衛組織或世衛大會的努力今年非常活躍。為什麼參加世衛組織或參加其活動對台灣這麼重要?

劉仕傑:我們最大的訴求是能夠在WHO(世界衛生組織)的架構下,以最及時、最有效的方式,拿到全球公共衛生的相關資訊,而不是通過通過另外一個國家作為中介獲得。過去,在我們無法參與的情形下,有很多技術性會議,我們雖然去報名了,但都沒有被同意參加。如果是一個正常國家的話,台灣應該是有權利參加所有我們想要參加的會議,而不是我們申請了這麼多場會議,但只有很少很少的幾場被世衛組織的官員同意。

這次Covid-19疫情也證明,全世界的公衛體系應該是無關政治的,如果把WHO變成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場所,事實上就會削弱全球在這個平台里的防治能力。要讓全世界能夠在對抗疫情時有更強的能力,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衛生大會就不應該是一個政治角力的場所。

台灣爭取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衛生大會,除了為了台灣自己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病毒是不分國界的。在全球公衛體系下,唯有讓台灣發揮自己的專業,去貢獻自己的力量,才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安全、更健康。我們希望世界衛生組織,無論是誰擔任秘書長,都能夠回歸到專業,不要讓政治凌駕專業,這樣才能期待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法廣:雖然台灣每年推動參加世衛大會都不成功,但大家的理解都是其中癥結是兩岸關係在掣肘這種努力。但今年世衛組織,至少是它的總幹事,直接與台灣出現關係緊張,您怎麼解釋這種局面?

劉仕傑:這也是讓我們感到高度遺憾的事情。WHO現任幹事長顯然在很多政治判斷上,讓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世界許多國家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他非常不適任,他在把政治放在公衛之前。這樣的形勢也造成台灣政府在世界衛生大會這個議題上,被譚德塞個人的情緒所影響,這很不好。事實上譚德塞不應該想為什麼台灣會與他有這樣的tension(緊張關係),而是想為什麼他的作為、他的政策不能得到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肯定和支持。這並不是只有台灣政府這樣講,而是包括美國、加拿大等國家都在這樣想。譚德塞先生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他應該去想想自己是不是讓政治凌駕了專業。如果他的專業判斷真的正確的話,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Covid-19的零號病人?他究竟是怎樣和中國政府去談這些問題的?這其中有太多的謎團。我想,全世界都在等待他會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答案。

法廣: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努力今年得到了不少國家的支持。但特朗普政府對世界衛生組織非常不滿,此前流露想另起爐竈;歐盟國家則同時在努力不讓世衛組織在中美較量中垮掉。台灣面對這樣的局面如何定位呢?

劉仕傑:我認為,台灣不應該全部寄希望於美國另外成立一個國際衛生組織,我認為這是不現實的。因為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特朗普今年底要去競選連任,所以他的很多說法和作為事實上都有自己政治上的考量,特別是美國國內政治考量。所以,對他的一些話,我們需要再三去思考其背後的脈絡。他的確暫時終止了對世衛組織的資助,但美國從來也沒有說要退出這個組織,這兩個動作還是有差別的。

至於美國要另起爐竈,另外成立一個世界衛生組織,那難度會更高:到底有多少國家願意追隨投資?美國國內民主黨和共和黨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根本就還沒有共識。所以,我覺得在現階段去討論台灣應該站什麼立場還太早。基本的基調應該還是在現有的框架之下,去爭取更多國家來支持台灣參與。至於另外一個沒有中國參與的WHO, 目前來看,我覺得完全沒有成形的可能。

法廣:兩岸關係定位在台灣民意中一直都不是非常明確。很多年間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大多數人的認知還是維持現狀。如今台灣圍繞參加世衛組織或世衛大會的努力如此活躍,是否可以說這種狀況在一定程度上在發生變化呢?

劉仕傑:應該是說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認同台灣是一個國家,有越來越強的本土化認同。但台灣的國家定位問題,我想目前多數人的意見還是維持現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