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2020世界難民日:新冠疫情的影響及“氣候難民”問題

音頻 04:41
2018年9月16日,山竹超級颱風期間香港一個村落避難休息的居民
2018年9月16日,山竹超級颱風期間香港一個村落避難休息的居民 Anthony WALLACE / AFP
作者: 林蘭
17 分鐘

今年6月20日是第20個世界難民日,聯合國確立這一主題日的目的,在於提高對難民問題的重視,同時也為難民籌集資金。在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際,今年的國際難民日也具有了特殊意義。聯合國難民署將今年難民日主題定為“每一個行動都很重要”,呼籲建設一個更具包容性和更加平等的世界,關注新冠大流行中的難民和移民處境。而今年難民日之際公布的一項國際難民狀況年度報告,則集中關注全球“氣候難民”日益增加而國際法則對其認定和保護仍然模糊和缺失問題。

廣告

據聯合國表示,全球流離失所人數目前正處於歷史最高水平。近8000萬人因衝突和迫害被迫逃離家園,淪為難民或境內流離失所者,而僅在過去一年,逃難者就有1000萬之多。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其發表的致辭中說,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對難民和流離失所者構成了另一大威脅,這些人是最易受其影響的群體之一。他感念收容社區和收容國家的慷慨人道之舉,呼籲齊心協力,重建國際難民保護制度的完整性,落實在全球難民論壇上作出的承諾,讓難民和收容社區得到所需的支持。

就新冠疫情大流行對流離失所者造成的影響,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院(IRIS)移民問題專家艾麗絲 貝特拉(Alice Baillat)表示,首先是衛生條件的有限導致處於社會邊緣的難民和流離失所者更為脆弱,而他們中的80%都處於本身衛生條件不足甚至失效的中低收入國家;其次,在全球應對新冠病毒中,這些人群最常被排除在國家應對計畫之外。貝特拉例舉新加坡,在遏制新冠流行中沒有考慮來自南亞孟加拉或巴基斯在新工作的窮苦移民,從而導致本來就已人滿為患、衛生條件不佳的接待中心再次爆發疫情。此外,是疫情下各國出台人員流動限制措施影響了數百萬移民的生機,一些難民也因國境關閉而無法尋求庇護。

在導致人類流離失所的原因中,因氣候變化導致自然災害增加的“所謂氣候難民”數量不斷增加,這也是今年世界難民日關注的另一大主題,儘管一些研究預測到2050年全球將有1.5至2.5億氣候難民,但目前為止,在國際層面尚無對這一群體有明確的界定和保護的法則,在6月20日世界難民日之際,國際難民組織 難民-科西協會(Forum réfugiés-Cosi)發表有關氣候難民庇護和困境現狀的專家年度報告,呼籲對這一政治行動遲緩的關注。

報告指,未來數年,全球可能有成千上萬的人因受到與氣候變化有關的影響而被迫流離失所,但對於世界某些地區,如大洋洲、亞洲,“這並不是未來的問題,而已經是當前的問題”。專家貝朗格勒·泰希爾(BérangereTaxil)在這份報告中指,孟加拉、中國、印度和菲律賓等國已分別統計有超過400萬人次因氣候災害的遷移,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東、西非洲經濟主要依賴農業、最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

艾麗絲 貝特拉表示,2019年,因氣候有關的災難導致全球近2500萬人流離失所。這大約是同一年全球衝突和暴力造成的流離失所人數的三倍。

難民-科西協會的報告指,因全球氣候變暖、海平面上升問題在大洋洲島嶼情況尤其令人擔憂,受威脅最嚴重的基里巴斯或圖瓦盧群島,居民越來越多地希望在新西蘭等地避難。而著名的基里巴斯人泰托塔尋求在新西蘭移民案,新西蘭法庭及其後聯合國人權法院對該案的裁決,使之成為國際就氣候難民議題的首個歷史性案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今年1月決定,各國不能驅逐因氣候相關威脅而尋求庇護的人。

泰希爾表示,該案在很大程度上為承認“氣候難民”向前邁出一步,但距離達成一項有關保護氣候難民的國際性條約還並不現實。

同樣在2018年就此議題發表文章的貝特拉也表示,這一氣候變化速度和國際政治行動遲緩之間存在差異的狀況至今仍沒有改變,但對比2018年,她對於2020年的狀況要更感樂觀,原因是她觀察到在國際移民組織內部、以及國際各個有關環境與氣候變化、移民等機構、部門間,針對對因氣候變化導致移民問題發起的倡議數量不斷增多,這些倡議有國際性的、也有地區間及國家級別的。比如《全球移民契約》中對環境因素是造成移民的原因的承認、建立與災害有關的流離失所者平台、以及在《巴黎協定》設立的針對流動的專門團隊等。她認為這些倡議非常活並正在產生成果,例如,東非國家區域經濟共同體(IGAD)2019年12月通過的關於人員自由流動議定書,其中承認環境和自然災難導致的人員流動。此外,在國際移民組織的密切配合下,太平洋、西非和其他多個地區也正在推進多個項目,針對因氣候災害而流離失所者加強已有體系的分享和合作,為其移民提供安全法律援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