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侯志明:港版國安法是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死亡證明

音頻 12:40
瑪麗 侯志明接受France24電視採訪
瑪麗 侯志明接受France24電視採訪 © france24視頻
作者: 法廣
30 分鐘

《港區國安法》在香港回歸23周年之際頒布實施,針對分裂國家、顛覆政權、恐怖活動及勾結外部勢力四大罪行規定最高無期徒刑的懲處,引發香港內外強烈反響。就該法的推出、內容及對香港未來的影響,法國著名漢學家瑪麗 侯志明女士接受本台的採訪。

廣告

港版國安法在6月30日夜間,香港回歸23周年前一個小時正式頒布實施,中國官員說這是對香港的一個生日禮物,您對此怎樣看?

瑪麗 侯志明:生日禮物這個名詞太可怕,這種生日禮物誰要呢?我覺得這是一種“死亡證明”,過去是一國兩制,香港還可以享受原來的生活方式、法律權利以及各種各樣的人權,比如重要的新聞自由、工會自由,這些自由中國大陸沒有。你不能信法輪功,我不是說法輪功是一個非常需要的宗教,但是在香港,人們如果相信法輪功就可以信法輪功。工會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工作沒有工會保護你的利益,你怎麼辦?中國大陸工人沒有這個權利,香港工人一直有,一直有比較強硬的工會,保護他們的工資、保護他們的假期等等權利。所以我覺得這不是一個生日禮物,這是一個死亡證明。

北京為什麼要現在急於推出國安法?

瑪麗 侯志明:這個問題當然要問習近平, 因為這不是北京、這大概就是習近平的要求。我估計北京有一些領導人不同意,為什麼會不同意?因為香港對中國的經濟起很重要的作用,六、七十年前如果沒有香港的話,中國根本不能做外貿,所有的進出口的貿易全部都是通過香港,之後香港有很重要的銀行,很多人願意投資,但是不敢把錢放在國內,他們願意把錢先放在香港等等。現在最有錢的人在中國國內把他們的財產都放在香港,或者其他的國家,香港在這方面還是起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估計除了習近平之外,很多領導人可能對這個選擇,對這個決定不是那麼高興。

選擇7月1號前一個小時(公布實施)有很重要的象徵性,7月1號對中國大陸是一個很大的勝利,選這一天去告訴全世界,就等於是說,現在香港是百分之百地屬於北京,就是一國兩制基本上已經不存在了。所以選這個時候是一種非常驕傲的方式去對全世界說:我們這麼辦,你們又有什麼反應?你們又能說什麼?。即使現在有很多國家都做了表示,美國就說對香港的特別待遇要取消;歐盟也表達很強烈的反應,我估計全世界很多國家會表達不同意的觀點。英國說歡迎香港人口的一半、如果願意搬到英國,就歡迎你們來,而且大多數的人也可以申請英國國籍。這些反應都說明,我們民主國家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措施。

現在國安法內容已經公布,外界對其條文有不少質疑,包括香港大律師公會就說其條文定義模糊,效力又極廣,難以界定觸犯的紅線,也有擔心對香港司法獨立的影響等等。您對其內容有怎樣的看法?

瑪麗 侯志明:我完全同意他們的評價。因為中國的法律其實根本不存在。法律應該是獨立的,如果你殺了人,那你應該得到懲罰,這是正常的。但是在大陸,你雖然沒有殺人,如果共產黨說你殺過這個人,那就是你殺過這個人,你也沒辦法保護自己,所以法律不光是模糊,而是比模糊還嚴重。雖然存在(法律),中國共產黨也不一定按照法律去辦事情。在香港現在比方說你對國家有嚴重的危險,為什麼?因為你在外面喊口號,那喊口號其實對於法治國家的安全會有什麼威脅?你喊了半天,這個國家還存在對不對?所以這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什麼是危險?你做什麼算是違背這個法律?沒有人確。因為現在在中國很多維權律師都被判、都被抓,都做了幾年的牢。每次都是什麼“違背國家利益”或者“散布謠言”或者“企圖顛覆政府”等罪名。你怎麼說我要顛覆政府呢?這都是共產黨說的,而不是我說的。所以中國的法律是一個根本模糊的法律。

您如何看國安法的實施對香港現實及未來影響?

瑪麗 侯志明:有兩個觀點,現在香港真的屬於深圳、廣州、澳門地區,有的人、比如做貿易的人會說,現在會提供方便,可能對經濟有好處,我當然沒有這個觀點。但是我估計有的人會這麼說,但是我覺得(就像)法語所說:有會下金蛋的雞,你如果殺了這個雞,將來怎麼會得到金雞蛋呢?我覺得現在中國政府正在做這個事情。原來香港是一個非常非常成功的城市,是一個對中國經濟非常重要的地方。如果你現在不允許它按照它傳統的方式去發展,將來的香港是什麼?將來的香港就失去了它的特色和它特別的能力,這個特別的能力就是提供一種人家可以信任的工作環境。將來沒有信任的話,誰願意在香港工作? 我不知道。

您剛才談到了外國對香港實施國安法的反應,在香港問題上,美國等西方國家有多大的影響空間?

瑪麗 侯志明: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最近幾年,中國每次做一些全世界批評的錯事,每次有很多人呼籲,有很多人說,很多人譴責,說這違背了人類的原則….結果中國好像就是一個麻木的國家,你說什麼,你做什麼它都沒有反應,它繼續做、繼續往前走。所以現在只有非常非常清楚和具體的做法才可以起作用。

至於是什麼做法呢?這個問題很難,現在我估計很多國家都正在思考,但是第一可能的是要增加台灣的地位,如果現在很多國家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有其自己獨立的政府、獨立的憲法等等,可能對中國會有一點影響。中國會說你們違背大中國的原則。我們就想違背大中國的原則,你們可以違背一國兩制的原則,我們為什麼不能支持台灣?因為現在支持台灣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如果對台灣不表示支持,那台灣未來就是今天的香港。

我估計台灣現在還是一個健康的民主國家,它的經濟也比較發達,它的聲譽也非常好,所以我暫時(對台灣的未來)不擔心,但是現在這個世界是越來越危險,你看普金自己決定要當永遠的俄國的皇帝,美國的川普也是一個古古怪怪的總統,如果他在連任,他將來會有什麼樣的決定(未知)。所以在這樣的環境里,如果台灣面臨危險,誰會去保護它,這也是一個大問題。我們現在我們的將來只有問題,回答不多。

您有要補充的嗎?

瑪麗 侯志明:我要補充的是,我好多年來呼籲中國人權,支持在中國奮鬥的民主人士,所以我有很多機會與香港的那些律師、工會分子、異議人士、知識分子、作家見面。我特別是對李卓人、李柱銘有巨大的尊敬,這些人他們每次到歐洲來,每次帶來一種非常優秀的傳統,他們講的話總是特別具體、特別清楚,而且特別關心法律的要求,特別是李柱銘,他最會說按照法律應該如何如何,他最懂法律的作用,好像比我們西方人還懂,所以想到這些人會面臨這麼大的危險,我心裡非常不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