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港口大爆炸令貝魯特文化遺產再遭劫難

音頻 05:14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唯一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在2020年8月4日的貝魯特港口大爆炸中損失嚴重。攝於8月8日 。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唯一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在2020年8月4日的貝魯特港口大爆炸中損失嚴重。攝於8月8日 。 REUTERS - AZIZ TAHER
作者: 瑞迪
15 分鐘

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發生的兩次庫存硝酸銨大爆炸不僅導致嚴重的人員傷亡,而且也讓這座原本有中東的小巴黎之稱的城市面目全非。而這座城市裡有許多歷史建築,有些建築的歷史甚至早於這座城市本身。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目前的估計,當地640座歷史建築在爆炸中不同程度受損,其中60座甚至可能坍塌。教科文組織為此發起全球動員,希望各界為貝魯特文化遺產之重建出錢出力。

廣告

貝魯特是地中海東岸最大的港口城市。 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這裡自有史以來, 就是東西方文化交融碰撞之地。不同的族群,不同的信仰,將這裡變成了一座文化古城,獨特的建築風格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遊客。這裡有羅馬時代的城牆、廟宇、澡堂,也有奧斯曼帝國時期的清真寺,有法國託管時期的建築。三連拱廊是貝魯特十分典型的建築特點。傑美茲、米哈伊爾等老街區有些建築的歷史可以上溯到18世紀,有些建築見證了奧斯曼帝國的衰落。 不少歷史遺跡也經歷了當代黎巴嫩戰亂的洗禮,如今又因港口的兩次大爆炸再遭劫難。

位於歷史街區阿什拉菲特的一座18世紀的宮殿,周圍花園環繞。爆炸後,宮殿的大理石廊柱仍然挺立,但奧斯曼帝國時代的配有阿拉伯書法的木質門框、窗欞則毀壞嚴重,200多年歷史的彩繪玻璃窗被爆炸衝擊波毀成碎片。

附近的索蘇克博物館原本是黎巴嫩富豪尼古拉-索蘇克的私人公館,修建於1912年。是威尼斯及奧斯曼建築風格的結合體。上個世紀60年代,遵循公館主任的意願,這裡變成博物館, 館內保存着索蘇克收藏的現代及當代藝術品,館藏十分豐富,是貝魯特重要的文化場所,也是貝魯特唯一一座現代藝術博物館。不過,這場爆炸之後, 這裡已經是一片狼藉。 昔日的博物館已經變成一座門窗洞開的空殼兒, 建築結構損壞嚴重,著名的彩繪玻璃窗已不復存在,1920年修建的阿拉伯沙龍面目全非。好在館中寶物已經由工作人員以及義工及時救出,保護起來,得以免受偷盜。但大約二、三十件藏品因爆炸,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壞,其中就包括1930年荷蘭藝術家梵-鄧肯為昔日宮殿的主人尼古拉-索蘇克繪製的畫像。畫像在爆炸中落地,被撕裂出一道長55厘米的開口。博物館負責人表示,面對慘狀,他們當時真是絕望之極。索蘇克的後人痛心地表示,爆炸切斷了連接過去與現在的紐帶,中斷了一個場所、一個家庭的記憶傳承,也切斷了這座城市一部分歷史的傳承。索蘇克博物館其實2015年才在歷時8年、耗資巨大的修復工程後重新開館。

貝魯特國家博物館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這座建築躲過了70年代中期開始的內戰的破壞,顯然也得以在這次爆炸中免受重大破損。根據黎巴嫩文化部長當時通報的消息,該博物館只有外牆受損。這座文物館珍藏着許多古希臘、羅馬以及腓尼基時代的文物及雕塑,尤其是保存着腓尼基人發明的歷史上第一塊玻璃。黎巴嫩內戰時期,博物館雖然地處交戰雙方分界地帶,不得不關門自保,但時任館長有先見之明,將館內重要藏品澆築水泥保護起來。

距離發生爆炸港口幾公里遠的Dalloul藝術基金會(Ramzi and Saeda Dalloul Art Foundation)也受到損壞。這裡收藏有阿拉伯世界400多位藝術家的4千多件作品。

在知名的歷史文化場址之外,貝魯特街頭散落着許多傳統的歷史建築,他們同樣見證着這座城市曾有的輝煌。其中數百座受損建築是黎巴嫩國家級歷史文物。

兩次爆炸造成的損失尚在盤點之中。但已經可以肯定這些文化遺產的修復工程將需要大筆資金。國際社會的援助必不可少,這也是為什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爆炸後迅速啟動了全球動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